第165章 义父,你等着我_神探:睁开双眼,我被铐在审讯室
好看吗 > 神探:睁开双眼,我被铐在审讯室 > 第165章 义父,你等着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65章 义父,你等着我

  第165章义父,你等着我

  两人离开观察室。

  办案大厅,方书瑜给陈益倒了杯水,贴心试过温度后,方才递了过去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陈益接过,转头看向从审讯室出来的秦飞。

  刚才的审讯过程对方表现的还不错,现在也算是一名合格的刑警了,未来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。

  “这个案子真令人惋惜啊。”方书瑜坐在陈益身边感叹了一句,“因为养儿子的压力去借酒消愁,没想到把自己的命给搭了进去。”

  “说句不该说的话,现在所有压力,都要集中在他妻子和女儿身上了。”

  “也不知以后,会不会有家庭矛盾。”

  陈益喝了一口水,没有回应这个问题。

  这也不算不该说,是事实,只不过不好摆在明面上。

  王福江如果还活着,那么儿子以后上大学,结婚,买房,自然需要由他负责。

  现在王福江死了,妻子一个人肯定扛不起来,那他们的三个女儿,估计要出点力。

  压力给到女儿,同时也给到了女婿。

  帮还是不帮,因人而异,反正不管怎么做都不算错。

  这也就是为什么,现在很多青年找对象,不愿意找有未成家弟弟的原因。

  扶弟魔只是少数,但毕竟都是亲人,多少都会帮衬一些。

  “为什么一定非要儿子呢?”

  另一边,正在查监控的江晓欣回头,加入了讨论。

  “三个女儿一个儿子,肯定是为了要儿子吧?”

  “他要是生了三个儿子,估计就不会再要女儿了。”

  有人插了一句:“重男轻女呗,这个现象在农村依旧普遍,没办法。”

  秦飞开口:“其实……和环境有关,都是逼出来的,并不仅仅是重男轻女。”

  他的话,让所有人看了过来。

  秦飞继续说道:“我家就是农村的,比较了解,记得有个邻居家里生了四个女儿,你们知道结果是什么吗?”

  “结果就是亲朋好友的公事,有的时候都不让他们参加,尤其是喜事,不管是结婚还是满月喜,都不让去。”

  “嗯?”这件事陈益也是第一次听说,“还有这个风俗吗?为什么?”

  秦飞解释:“觉得晦气,心里膈应,担心去了之后,带着自己家也不生儿子了。”

  众人:“???”

 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思想啊,有点无语。

  陈益沉默,倒是不知道还有这种内情。

  看来之前下基层的时候,还是下的不够彻底啊,主要是大部分时间都用去调查那起酒托诈骗案了。

  若是这样的话,就可以理解了。

  一二线城市还好点,现在年轻人左邻右舍都不认识,怎么样也没人管。

  农村的话,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很没有面子,整天幻想着有人在背后戳脊梁骨。

  因此要儿子的执念,就很大了。

  几人探讨了很久后,卓云回来了,表示马承运和王福江没有任何仇怨,也从未有人见过两人吵过架。

  关系虽然不是特别要好,但也算是朋友了,绝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去杀人。

  江晓欣那边也证实了马承运的供词,时间点完全对的上,王福江确实是自己买的酒,主动去找马承运喝的。

  得到这个结果后,陈益开口:“整理卷宗吧,按侮辱尸体罪处理。”

  卓云:“好。”

  兜兜转转费了这么大劲,马承运结果还是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。

  主要是抛尸行为。

  至于王福江家属是否会把王福江的死算在马承运头上,那就不是刑侦支队该管的了,交给法院即可。

  估摸着,应该会有长时间的扯皮吧。

  马家和王家,以后在镇里估计要成为仇人。

  先不说王福江在马承运店里死了,仅凭马承运抛尸,导致王福江的尸体遭到了野狗啃食,这也是相当大的仇怨。

  亲人尸体遭到了破坏,这谁受得了。

  两家子见了面,怕是得整天吵架。

  “普法宣传做的还是不到位,我去找老张聊聊。”

  陈益站起身。

  普法不归刑侦支队管,闲着也是闲着。

  方书瑜也回到了法医室。

  ……

  平静且紧凑的工作生活很快来到了年底,天气越来越冷了,前几天还下了一场小雪。

  省厅。

  方松平和魏剑风正坐在办公室里聊天,话题围绕的是何时新。

  前几天也不知道何时新抽什么风,向局里以及省厅表达了想调到阳城的意愿,而且表示不用平调,当个小队长小组长也行。

  警察是可以申请调动的,符合程序,前提是原单位愿意放行,目标单位愿意接收。

  同时,目标单位还要有职位上的空缺。

  “闲的吧?”魏剑风给出了三个字的评价。

  像何时新这么年轻的刑侦副支队长,整个东洲找不出第三个了。

  第一个是陈益。

  未来要是按部就班的发展,工作和方向上都不出什么大问题,可以说前途无量,仅次于陈益了。

  怎么突然要来阳城,还降级都行?

  方松平呵呵笑了笑:“我跟你说,何时新绝对是让陈益这小子给忽悠了。”

  “陈益啊,猴精猴精的,全东洲最厉害的电脑高手,想拉到阳城市局自己用。”

  听对方这么一说,魏剑风恍然。

  姜还是老的辣啊,他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一点。

  之前陈益被任命为专案组组长的时候,除了队里两个年轻警员谁都没带,只单独抽调了何时新。

  说不定在那个时候,对方就看上何时新的能力了。

  后来在江城经过了四十多天的工作感情交流,可能是确定了自己没看错人,这才对何时新一顿“PUA”。

  而何时新,就这么被“征服”了。

  “一个副支队长,去挖另一个副支队长,这个陈益,真是隔三差五就搞出点令人大跌眼镜的新花样。”

  魏剑风无奈摇头。

  同级别的人说一句:你跟我干吧。

  有点搞笑加尴尬啊。

  何时新,难道是看中了陈益的能力,还是说他知道陈益和方松平目前的关系?

  心理路程,搞不懂。

  “这件事,伱怎么看啊?”方松平询问。

  魏剑风想了想,道:“从客观角度考虑,精英团队的凝聚,能大大增加查案效率,也有利于复杂案件的侦破。”

  “长远讲呢,陈益未来也不一定一直在市局刑侦支队,这件事方厅应该早有打算。”

  听到这里,方松平打断道:“停,我能有什么打算?有多大本事就承担多大责任,他陈益要是自己不争气,谁也帮不了他,要是争气的话,也不用别人帮。”

  魏剑风笑了笑,也不拆穿,继续说道:“反正我的意思就是,集合一个精英队伍,对打击违法犯罪是有利的。”

  “何时新和陈益一样,都是我们东洲警队年轻一代的翘楚,他们两个人加起来,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。”

  “配合好了,会爆发出很大的能量啊。”

  “就拿这次江城连环杀人案来说,如果陈益与何时新早就认识,配合默契,我想破案时间,可能还会缩短一些。”

  方松平沉吟了一会,点头道:“你说的有道理,那就……调过来?”

  “不过宁城那边,该怎么说呢。”

  魏剑风:“应该能同意吧?不同意就借调呗,来了之后就好办了。”

  “宁城优秀的刑警也不止何时新一个,再物色提拔就是。”

  “他的能力,单独放在那里用处并不明显,需要搭配陈益这样的人才。”

  闻言,方松平抬起手指:“嗯?这话你说到点上了,能力的互补,就是一加一远远大于二。”

  “这样,你把陈益叫过来,我们坐在一起聊聊。”

  “至于何时新……开视频吧。”

  魏剑风:“好。”

  另一边,接到省厅电话的陈益,立即动身赶到这里,并在会议室见到了方松平和魏剑风。

  “方厅,魏队,啥事啊?”

  陈益乖巧的坐在那里,一脸疑惑。

  电话里对方啥都没说,而且听语气也不像有大案子的样子。

  最近一段时间……自己犯啥错误了吗?

  没有啊。

  哦对,好像有。

  前段时间他把方书瑜叫到高尔夫球馆住了一晚上。

  也不对啊,您要是因为这事兴师问罪,叫着魏剑风干吗?

  在陈益胡思乱想中,魏剑风微笑开口:“陈副队长。”

  陈益:“啊?”

  魏剑风:“宁城的何时新说想调到阳城来,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?”

  陈益闻言愣了一下,连忙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  真要来啊?老何这家伙挺上道,看来我的忽悠大法有效果了。

  见得对方否认,魏剑风似笑非笑道:“你确定不知道吗?在江城的时候,你没和他说点什么?”

  陈益道:“说倒是说了。”

  “阳城这地方很不错,让他有空过来看看,没想到他不仅要来,还要把工作搬来啊?”

  “他可能是误会我意思了。”

  魏剑风看向方松平,后者无奈:“说实话,咱们队伍可是严禁拉山头!”

  见状,陈益挠了挠头,知道不可能瞒住方松平这样的人精,只得开口:“我这不是看上何副支队长了么。”

  “现代刑侦和传统刑侦最大的不同,就是可以充分利用急速发展的高科技,这是我们打击违法犯罪的一个利器。”

  “何副支队长有这方面的才能,性格也不错,如果能成为同事的话,那最好了。”

  “我的想法是更有效的打击违法犯罪,可不是拉山头啊,方厅您可不能乱说。”

  方松平瞪眼:“你还一套一套的?”

  陈益讪讪。

  下一刻,方松平向魏剑风示意,后者点头,打开了会议桌上的笔记本电脑,并推到了前面。

  画面中,显示的是视频通话中的何时新。

  “老何?好久不见啊。”

  陈益笑着开口。

  何时新也是露出笑容:“好久不见陈组长,转眼都到年底了。”

  陈益:“我不是说了么,别叫组长了,专案组早解散了。”

  何时新:“不好意思习惯了,陈副支……算了,直接叫陈益吧,近乎点。”

  “方厅,魏队。”

  他最后才打招呼。

  “小何啊。”说话的是方松平,“你确定想来阳城?”

  何时新点头:“确定,靠近省厅,我希望能学到更多东西,主要是为了学习。”

  方松平看了陈益一眼,淡淡道:“说实话。”

  何时新:“我说的就是实话啊。”

  陈益低头揉了揉眼睛,口中说道:“老何啊,我……都说了。”

  听得此话,何时新脸色一僵。

  你这家伙,神经病啊!

  他沉默片刻后,最终开口:“主要是和陈益合作的很愉快,希望以后能有更多合作的机会。”

  “而且陈益查案的能力,也是我一直想学习的,所以刚才我说的学习不是假话。”

  方松平:“你们局长怎么说。”

  何时新:“愿意尊重我的选择,我和他关系很好。”

  方松平点头:“行吧,想什么时候过来?”

  何时新思考了一会,道:“去的话……肯定是拖家带口,毕竟太远了,来回跑不方便,其他倒是无所谓,就是房子是个大问题。”

  “不考虑租房。”

  “我想着先把宁城的房子挂牌后,先卖掉,如果卖出去的话,在阳城买一套,到时候再去吧。”

  “也不着急,我想着明年年底或者后年差不多。”

  听到这里,方松平刚想说话,陈益开口:“你可以先来阳城买房子,再卖宁城那边的房子。”

  何时新:“我哪有那么多钱啊,贷款也不够啊,阳城房子那么贵。”

  陈益:“我借你点呗。”

  何时新诧异:“借?上百万你有?”

  陈益点头:“有。”

  何时新:“???”

  “你……你哪来这么多钱?土豪啊!”

  陈益理所当然道:“我家里有钱啊。”

  何时新眨了眨眼,直勾勾盯着陈益:“你家里干什么的?”

  魏剑风回答了这个问题:“阳城陈氏集团。”

  六个字,直接把何时新吓了一跳。

  “陈氏集团?陈氏集团是你家的吗?是我知道的那个陈氏集团吗?上市那个?”

  陈益嗯了一声:“是。”

  得到肯定,何时新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义父,我年后就搬过去啊!你等着我。”

  陈益:“……”

  魏剑风:“……”

  方松平:“……”

  感谢林夕王,琛,我爱米酒,安静的,hpf等等大大的打赏,有的名字好长好奇怪,感谢感谢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hkmtxt.cc。好看吗手机版:https://m.hkmtxt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